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纪鹏的博客

中国政法大学法与经济研究中心教授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政法大学法与经济研究中心教授

姓名:刘纪鹏 简介:中国政法大学法与经济研究中心教授、博士生导师 刘纪鹏有教授、高级研究员、高级经济师职称和注册会计师资格,并担任华能国际、万向钱潮等公司独立董事及40多家大公司和企业集团高级顾问,曾任天津、成都、南宁等市政府顾问、中国证券市场研究设计中心高级顾问、大陆企业到香港上市法律专家组成员、第七、八届青联委员等职。全国人大《证券法》修改小组专家组成员,全国人大《国有资产法》和《期货交易法》起草组成员。

网易考拉推荐

刘纪鹏:开启创业板,实现三结合  

2009-02-25 11:22:40|  分类: 专栏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开启创业板,实现三结合

 

刘纪鹏

 

  继股权分置改革后,人们把中国资本市场制度创新的目光又聚焦在创业板上。然而在目前股权分置改革尚未完成,大盘并未走出颓势的背景下,究竟该如何看待重启创业板的小风险和不开启创业板的大风险?怎样在推进创业板过程中把握好政策的艺术,至关重要。

 

 

  一、开通创业板的紧迫性

 

  (一)中小企业才是化解就业压力的主要途径

 

  从国家经济的战略高度看,2008年由于上半年紧缩的货币政策,下半年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以及过于理想化的《劳动合同法》的推出,导致了几十万中小企业歇业和上百万中小企业经营萎缩。而这是引发当前面临2000多万农民工失业,加上2009年600多万大学生毕业,这种就业压力在当今世界绝无仅有,构成了我国社会安定和经济发展中的最大隐患。众所周知,中小企业提供了2/3的就业机会,不盘活中小企业,就业问题的解决就无从谈起。因此,大量扶植中小企业,是当前中国扩大内需,应对经济危机的重要举措。创业板的开通无论从政策上还是资金上都能够起到扶植中小企业发展的作用,通过盘活中小企业解决就业难问题。

 

  (二)拉动内需,不能仅靠财政和银行的钱

 

  扩大内需,4万亿的资金从哪儿来?又到哪儿去?这是决定扩大内需政策能否成功的关键。从中央财政去年已投入一千亿资金,今明两年还要通过发债等多种方式再解决1.08万亿资金的独角戏,到今年一月份商业银行增发贷款1.62万亿与中央财政唱双簧,能行吗?这些拨款和贷款的投资质量能有保证吗?实际上,启动内需关键是要政府搭台,然后由银行和民间的资金来唱戏,只有动员民营资金才能进一步提高项目效率。而现在民间资金又如此充裕:城乡居民储蓄已经达到23万亿,M2已经达到49.61万亿。民间资金追求安全性、退出性,和投资效率的冲动很强,将大大提高投资项目的质量。而启动民间资金的关键就是要建立民间投资的退出渠道,这就又要大力发展资本市场。

 

  (三)创业板“搭台”民间资金“唱戏”,化解中小企业融资难

 

  尽管国家政策一再鼓励银行贷款支持中小企业发展,但是大银行不愿给中小企业贷款的局面仍然没有从根本上转变,今年1月新增的1.62万亿商业银行贷款有媒体报道居然没有一笔是给中小企业。当前,资金瓶颈已经成为限制中小企业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

  中小企业的融资问题最终还是要靠创业投资、风险投资来解决,而创业板的开通为中小企业股权提供了流通的可能性,为创业投资、风险投资提供了退出途径,使得他们更愿意为中小企业投资,从而能有效地解决中小企业的资金瓶颈。通过创业板,使民间资金与中小企业的发展相结合,其示范带动作用巨大。

 

 

  二、怎样看待和规避创业板的风险

 

  当前资本市场的并未完全走出颓势,即刻推出创业板重启IPO,会不会给市场带来冲击,引发投资者恐惧,导致目前比黄金还重要的市场信心进一步缺失?创业板的风险主要是来自资金方面?申请上市公司质量?还是投资者信心?论证这个问题,十分必要。

 

  (一)挂牌企业规模小,吸纳资金少,市场冲击压力不大

 

  从资金方面来说,由于创业板上市企业盘子小,IPO前的股本只要2000万,相对规模较小。每个企业IPO的融资平均在一个亿多亿,即使50家创业板的企业上市,也不过50亿的资金,与上交所一个大盘蓝筹项目几百亿上千亿的IPO相比,微乎其微,不会对市场造成太大的冲击,但50家创业板企业上市,对创业投资、风险投资与中小企业结盟的示范带动作用却远远超过上交所一个上百亿的融资项目。

 

  (二)创业板其实是成长板,创业风险相对小

 

  从创业板上市企业的风险来看,深交所要开通的创业板已经不是海外传统意义上的创业板,是名副其实的成长板(GEM, Growth Enterprise Market)。二者最大的区别,是我国的创业板有盈利标准,要么两年盈利,累计要达到1000万;要么一年盈利,要达到500万,同时营业额达到5000万且要保持30%的成长率。这实际是根据中国国情改良的创业板,是已经过了创业期的创业板。这样改良的目的就是因为中国目前不适合发展无门槛或者绝对低门槛的创业板,创业板创业的风险,不能由股民来担,这将大大降低投资人的风险。

 

  (三)创业板开通的小风险与不开通的大风险

 

  尽管创业板的开通可能会导致人们认为这是市场扩容的信号,对当前扩大内需,提振股市存在一定的投资者信心缺失的风险。但对这一风险的化解,我们完全可以通过对创业板特点宣传的到位和政策措施的得当来化解。

  首先,从我国资本市场的持续发展来看,现在需要创业板的新题材的注入来激活创业投资和风险投资,带来新的增量资金,这应该说不是利空。

  其次,建立创业板,大力发展多层次的资本市场体系,我国已经探讨了十年,深交所也奋斗了八年,但目前不仅创业板没有开,IPO融资也已暂停了近半年。资本市场不可能永远这样停滞下去,打不开创业板这个当前束缚多层次资本市场发展的瓶颈,后边的场外报价系统都将被堵塞。因此,从我国资本市场整体发展看,如果创业板不推出,中小企业不能盘活,现在我们扩大内资的政策其实是蕴含大风险。不开通创业板的风险更大。通过挂牌50家中小企业盘活我国以创业投资、证券投资为主要形式的民间资金对更多中小企业的再融资,往股市中引入新的增量资金,甚至有可能是给我国困难中的股市注入一剂强心针。

  对创业板的开通应贯彻重在启动、不盲目追求数量,既要防止爆炒,又要避免给市场压力过大。既要考虑创业板的眼前,又要考虑长远,力争把风险控制到最低。

 

  

  三、开通创业板应与重启IPO相结合

 

  当前无论从监管者的角度还是从投资人的角度,普遍把开通创业板和重启IPO当作两回事,双重压力,甚至在讨论是先重启IPO还是先开通创业板。这个问题说穿了是上交所先重启IPO,还是深交所先开通创业板。我认为,如果把两件事分开,就是两个利空,的确会有投资人感觉市场扩容力度过大,不利于提振当前我国处于弱势中的股市和投资人的信心。

  解决的办法就是要把这二者统一起来,即明确重启IPO和开通创业板是一回事,上半年IPO就紧紧围绕着深交所创业板的开通来进行,即IPO的重启就在深交所开通创业板时完成,二者合一,就是一个利好。即使在上半年50家甚至80家创业板企业筹集个百十来亿,对这个目前每天的交易量都在上千亿的市场也算不了什么的。而上交所大盘股IPO的重启只有当投资人的信心逐步恢复起来的时候才能去考虑,给投资者一颗定心丸。同样创业板的开通要贯彻从少到多,IPO的重启要贯彻从小到大的指导思想,根据市场的发展情况逐步摸索,留有余地,做到重启IPO和开通创业板一箭双雕。让投资人真正感觉开通一个利空就化解一个。

 

 

  四、开通创业板应与新股发行制度创新相结合

 

  目前新股发行制度最不合理因素就是一级市场IPO发行市盈率过高,为二级市场的过度泡沫化埋下了祸根。从市盈率上来看,在2006年5月18日实施新老划断之后,再发行的股票是全流通的股票,这时IPO市盈率应低于股权分置时,但是2006年5月之后发行的300多只股票,平均的市盈率却达到了30多倍,最高的中国远洋竟达到99倍,而在海外市场全流通的背景下IPO的市盈率平均却只有十倍左右。这直接导致投资人在二级市场进一步高价入市,而在一级市场供不应求的背景下,也反推投资人以更高的价格去申购新股,形成恶性循环。

  因此,创业板的开通还必须考虑与新股发行制度的创新相结合,一方面要避免创业板IPO时就种下暴涨暴跌的隐患,另一方面也要为新股发行时减少“大小限”积聚,探索新路。应做到以下两点:

 

  (一)全流通教育先行

 

  第一,当务之急对投资者进行全流通教育。应该紧紧抓住核心症结,即进行全流通教育,告诉投资人不要再用股权分置时的高市盈率去申购新股,现在的发行已经是全流通背景下的新股发行。中国只有在监管者、中介机构和投资人都进行了全面的全流通教育,并使之家喻户晓时,我国股市IPO发行制度的痼疾才能根治。

  历史的经验值得借鉴。2006年5月新老划断后发行的股票市盈率之所以比股权分置时期股票发行的市盈率还高,其原因还是在于我们对“新老划断”这一重要的时点没有进行大张旗鼓的宣传,导致了目前“大小限”的积聚越来越多。没有告诉股民从2006年5月18日起买的股票已经是全流通股票了,必须在购买时就考虑到它一年或三年后将自动流出的风险,不要再以如此高的价格在一级市场申购和二级市场买卖。但由于这一宣传几乎就没有进行,导致可怜的股民在不知不觉中仍在按股权分置时的思维购买着股票。因此,当务之急,必须对广大股民进行全流通教育,让其知道现在购买的股票,已经和股权分置时期不一样,不能再以高市盈率申购,应考虑IPO时的风险。

 

  (二)存量配售与增量发行相结合

 

  在深交所开通创业板和重启IPO时,还可探讨在新股发行中采用向投资人增量募集和发起人存量股份配售相结合的创新发行模式。即在创业板上市企业IPO时可以考虑将IPO总量的一定比例让大股东发起人的存量股份搭配售出。例如,IPO总量的90%搞增量募集,10%进行大股东存量转让配售。这样做的好处,一是可减少大小限的积聚,但更重要的是这是开展全流通教育的具体行动,要让投资人看到并真实的感受到,上市公司一开始IPO,大股东就开始全流通套现了。真真切切的给申购者提示了全流通风险,避免其再以比股权分置时还高的市盈率去申购新股,彻底根治一级市场IPO市盈率过高给二级市场过度泡沫化埋下隐患。

 

 

  五、开通创业板应与能覆盖全国的场外报价系统相结合

 

  创业板的开通,还应考虑与在全国统一监管体制下的能够覆盖全国的场外交易报价系统即三板市场的有效衔接。具体说,就是要探索一个全国范围内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之间的有机联系。包括一是要理清创业板和中小板的关系,最终应通过创业板向中小板的逐步转板,实现两者的统一。二是在创业板和三板的关系上,应逐步建立在深交所统一技术支撑和结算的基础上、由三板挂牌企业向创业板升级转板的机制。应考虑对三板市场挂牌企业择优录取。

  此外,必须大力发展区域性的三板市场,例如天津股权交易所。天交所作为场外交易市场一个重要的场所和雏形,已经获得了国家政策的支持,在今后的规范发展中,不该把它当成证监会系统外的“外来孩子”,而应纳入中国证监会的统一监管体系,找到创业板、中小板与中关村场外交易系统、天津股权交易所之间的对接转板关系。

  这样中国资本市场多层次的体系的发展方向,才能够清晰地展现在大家面前。

 

  评论这张
 
阅读(69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